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文章内容页

【星火】 诗中仰望

来源:乌鲁木齐文学网 日期:2019-11-4 分类:都市言情
无破坏:无 阅读:1791发表时间:2014-05-21 15:15:20 摘要:但是,我仍然郑重地向全世界宣誓:“诗,我爱你!我最爱你!!我永远爱你!!!”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读诗的,那时候唯诗必读,非诗不读,读诗使我心灵欢欣,读诗使我才思泉涌,读诗使我双眼明亮,读诗使我脚步矫健,读诗使我神采飞扬。   算起来也读了不少的诗了,即使说没有在诗的海面上傲游飞翔过,也可以说在诗的海岸上伫立良久了哇。   但是,有多少诗在我的心海里掀起过波涛?   又有多少诗的浪花打湿了我的眼眶?   “呵,诗,你是多么可怜!”      读诸如此类《某某诗歌精选》《某某名诗选粹》等,真想问问编者,那么浩大的诗海里竟只有那么几个名篇?然而,某些“名诗”倒也只是徒有虚名。   某某诗刊把它创刊几十年来的佳作汇集一起,说是让人们品尝诗的“大餐”,可我总觉得并不能大开我的胃口,最后却成为我的口实:“所谓的‘佳作’,不过是成了‘家’的人的一些‘大作’而已。”   是的,从心里呕出来的并不都是心血,即使呕出来的心血也会被人认为,是喉咙被锅巴擦破后,流出的一丝血丝而已。   “呵,诗,你是多么可怜!”      有人用轻蔑的口吻对我说:“哈哈,你说他是诗人?‘诗人’,有什么了不起,现在写诗的人比读诗的人还多,起码多十倍,去街边公共厕所瞧一瞧,随便拉起一个拉屎撤尿的,无一不是诗人。”   其实,他说的一点儿都不假。   那么,我想,既然有那么多的诗人在写诗,那为什么诗歌却被人遗忘了,像一位被抛弃的忧郁的少女?   “呵,诗,你是多么可怜!”      我除了写小说、散文外,最喜欢的就是写诗了,写的诗也不算少了。   几个好心的朋友连我的诗一首都没有读过却不屑地说:“诗有什么用呢?写诗有什么用呢?”我知道他们的质问未必都有道理,但我却不知道怎样回答才好。   是呀,我不也常常反问自己,诗有什么用呢?写诗有什么用呢?   (那哈尔滨癫痫医院比较好?么,就不写诗了吗?就不需要诗了吗?)   “呵,诗,你是多么可怜!”      什么季节是吟诗的最好季节呢?   早春,黎明的田埂。   晚秋,雾中的山路。   什么天气是吟诗的最好天气呢?   飞武汉治疗癫痫大概需要多少钱雪,漫山遍野。   雨天,细雨绵绵。   什么时辰是吟诗的最好时辰呢?   黄昏,残阳如韵。   子夜,孤鸟飘斜。   “呵,诗,你是多么可怜!”      那天朋友约我去打鸟,朋友是远近闻名的神枪手,“啪”地一声,一只白色的小水雀儿还没来得及扑腾就栽倒在远处的屋檐下了。我飞也似地跑过去捡起那只小水雀儿,啊,小小的脑袋被铅弹穿出一个小孔,一串圆圆的血珠从枪孔里渗出来,挂在紧闭的眼帘上,就像一串红色的泪珠,我看到黑色小嘴上一只绿翅小飞虫掉在地上,翻了一个跟头,和刚刚吃到它的小水雀儿一样,死了!   朋友捧着猎枪跑过来,他得意忘形地喊道:“你看,怎么样,枪法百分百吧!”我却兴奋不起来,我的眼睛对他反而放射出不解和怨恨的光芒。   并且我还神经质似的向朋友质问:“你能回答我,什么是诗吗?”   朋友楞了一下,看到我手中流血的小水雀儿,倒退了一步。   我说:“诗荆门治癫痫那家最好,不是你手上的猎枪,这只死去的小水雀儿,才是诗呀!”   “哦,是啊,是啊,也真是可怜!”朋友低下了头,若有所思地咕哝了一句。   “呵,诗,你是多么可怜!”      我跟我的朋友说,我们生活在痛苦和孤独之中,没有朋友,没有情人。朋友却说,你忘了说过的话了吗?你曾经大声地宣布过:“啊呀呀太好啦!太好啦!没有朋友,酒就是我的朋友,没有情人,诗就是我的情人!”   可是,朋友,我问你,当你醉倒在斑澜的灯影后,为什么却把芬芳的醇酒任意抛洒在别人的衣襟?   我问你,当你凝望着屋檐上落下的雨丝,吟诵起那首《诗雨》的时候,为什么掉下的眼泪是如此冰凉?   “呵,诗,你是我么可怜!”      诗是诗人“写”出来的,而诗人是什么样的人呢?   你曾写下这样一首诗:   “我是一个醒着做梦的人   我的梦在海底在天顶   我的梦没有形状没有颜色   像一阵风看不到踪影   我的梦没有气味没有重量   像一片云听不到声音      我是一个不可救药的人   我只会说谎只会做梦   骗了自己却骗不了别人   娱乐了思想痛苦了心灵   连做梦也做不圆满   常常像半轮雨中的彩虹      我是一个诗人   我是一个纯粹的诗人   我的职业就是做梦   做梦就是我的命运   但这个世界不要诗人   但这个世界不要诗人”   诗人就是这样的人吗?   这样的人才能做诗吗?   “呵,诗,你是多么可怜!”      “不再有激动人心的思想了,诗人,你还在歌唱什么?   那升华到天空中的云彩,是何等瑰丽!终于化着雨点落了下来——有谁能逃脱地心的引力?   什么样的一种力在缓缓地挣着、拽着、拖着,只为了争得一个海拔高度?   诗人,你也能造一座山吗?”   是啊,有谁能逃脱地球的引力?   诗人,你真能造一座山,一座高大的山吗?   “呵,诗,你是多么可怜!”      有人问:“诗人,你敢正视墨杜萨的头发吗?”   我写一首诗回答他——   “墨杜萨的头发   我一千次看见   我一千次看见   墨杜萨的脸      我一次也没有   吓晕了头   我一次也没有   变成石头      因为我是诗人   我有火一样的眼睛   墨杜萨的头发   已被烧成灰烬      因为我是诗人   我有水一样的心灵   墨杜萨的脸庞   已被洗涮干净”   可是,我写这首诗的时候,并没有看到墨杜萨,我也想象不出这“墨杜萨”到底是一个什么模样儿,我真有一点儿后怕,我怕有一天我在梦中自己就变成了石头。   然而,那时,诗,你真的能拯救我吗?   “呵,诗,你是多么可怜!”      “呵,诗,你是多么可怜!”   也许这只是同情,   而同情会变成爱吗?   爱就是奉献,   奉献就是牺牲?   牺牲的最高表现就是死亡,   但死亡未必就是永恒!   “呵,诗,你是多么可怜!”      但是,我仍然郑重地向全世界宣誓:“诗,我爱你!我最爱你!!我永远爱你!!!”   共 2100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转到页 订阅(654)收藏(654)-->评论(3)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