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文章内容页

【看点】穿越小说

来源:乌鲁木齐文学网 日期:2019-10-29 分类:都市言情
1
  
   最近这段日子我在感情上遇到了点小挫折,不大,却折磨得我死去活来,寝食难安的感觉太痛苦,总想找个人说道说道。好把自己的郁闷倾诉倾诉,化解化解,顺便让人给我出出主意。
   现实生活中,我的朋友本来不多,嘴巴严紧的更是少之又少。毕竟牵扯个人隐私。现在不都在说防火防盗防闺蜜吗。我不想让人把我的事传得沸沸扬扬。和闺密倾诉肯定保不住密,不说又憋得慌,这感觉,实在难受。
  
   2
  
   那个时代至今已愈上千年,相距十万八千里,但我还是自以为是地认为只要盘缠足够,就一定会达到自己的目的。有钱不是别的,它会让人充满自信,我的微信里还有两千多的零钱呢。
   这应该算不上一次说走就走的旅行吧,自从遇到挫折之后,这事在我心里已经酝酿好多次了。达到目的有好几种方法,比如可以坐高铁,可以乘飞机,还可以以梦为马等,不过这些方法太快,太直接,没法仔细欣赏沿途风光,我觉得不如乘船精彩,我喜欢两岸猿声啼不住轻舟穿过万重山的感觉。
   横亘在我面前的这条河有一个不同凡响的名字一一历史。码头上那个大牌子上写着呢。我在岀发前问过度娘,度娘说,如果下上点功夫,沿着这条长河可以追溯到洪荒时期,如果顺流而下还可以通向遥远的未来。度娘还告诉我,我要去的那个站点并不远,弹指一挥间的事,也花不了多少盘缠。只是河面有的地方宽宽阔阔,有的地方细若发丝,如果不断流,大概不会影响航船。当然,细若发丝只是个比喻。度娘补充说。
   民国时期的码头一派繁荣景象。我来得不晚,码头上早已人声鼎沸。有班轮呜呜鸣叫着驶来靠岸,也有班轮在等乘客上船起航。售票处是一间趴棚子,屋小窗口也小,买票的队伍早已经排了一大溜。我背着双肩包去挨号,这时从旁边过来一中年油腻男,穿着黄马甲,带着流里流气的表情和我打招呼,姐们,你也是来玩穿越的吧?我问他有事吗?他说,串钱吗?我知道他所说的串钱是方言土语,是兑换的意思,我不需要,没再理他。
   排了半天的队,终于挨到了窗口,虽说看不清里面售票人的脸,但我凭声音判断出是位昨晚折腾了一宿的胖阿姨。胖阿姨打着呵欠伸过手来,问我去哪儿?我说,唐朝。我怕阿姨听不清楚,又补充说,大唐。胖阿姨说,直达票卖完了,你只能先买到大清,再倒船。然后我把那张一直举着的毛爷爷递过去。胖阿姨接过去看了看,抬起头来,眼神怪怪的,用一种奇怪的口气问我,你递给我的是什么?我说钱啊。胖阿姨说这是钱吗?我说是人民币啊,胖阿姨说,老娘什么的钱没见过?你别拿张假钱来忽悠我。我说,阿姨,来之前这是我刚从ATM机里取出来的。要不我给你换一张?从ATM机里取出假钱的事例屡见不鲜,万一再取出张假币呢,概率不大,毕竟是有。胖阿姨说,你给我换十张也不行。一大早就碰上了这么个难缠的主,我想这次穿越别想顺利了,我的钱怎么就成了假币了呢。既然用人民币胖阿姨不放心,我问胖阿姨,用微信支付行吗?啥叫微信支付?胖阿姨问我。我说微信支付就是……还没等我说完,胖阿姨说,我只认袁大头。我刚要张嘴,胖阿姨显然是不耐烦了,接着说,别啰嗦了癫痫大发作应该怎么急救,一边去,别耽误了别人买票!
   我身后是位绅士,戴礼帽穿长衫,满肚子学问的样子。这人对我说,姑娘,买票得用这个,然后用两个手指捏住一块硬币在嘴唇上吹了吹,那硬币嗡嗡的,发出了好听的叫声。这人说,你得先用人民币兑换成袁大头,不同的朝代有不同的货币,跨朝代的货币没法流通,就说你吧,身上的毛爷爷再多,别的朝代不认也白搭,只带着人民币玩穿越,不只是让你力不从心,而是让你寸步难行。
   我问这人说在哪里兑换,这人说,我来时看到栈道那边刚开了家中国银行,在那里应该能行。不远,你去看看。我向他道了声谢谢,然后一路小跑地边打听边奔向银行。
   中国银行是两层小楼,一楼大厅明窗净几。大堂经理叫庞观,名字胸牌上挂着。女孩子,庞观好身材,眼睛羚羊般清澈,见我进来,用一种非职业性的热情问我,亲,办理什么业务?我说,我想用人民币兑换些袁大头、康熙通宝、大明宝钞、中通交钞、淳化元宝、开元通宝,庞观一听我从民国的袁大头一直兑换到大唐的开元通宝,全是古代货币,庞观两手一摊,带着无限遗撼,对不起,我们行只做国际业务。我问庞观哪里可以兑,话刚出口就有些后悔,我怕庞观会阴下一张要下雨的脸不理我,没想到庞观还是热情地告诉我,黑市有。我说我急用,白天可以兑换吗?庞观说,当然,码头上就有,你去问问。
   我慌慌张张地跑回码头,有几个人穿着黄马甲扑过来,围上我,问,去哪里?要票不?换钱不?我发现中年油腻男也在里面,油腻男说,别抢了,我和这妹子是熟人。有人问他,你们什么时候认识的?油腻男说,刚才她排队买票的时候。有人嬉皮笑脸地说,这妹子和我还是光着屁股长大的发小呢。油腻男一边喊着“鬼(滚),鬼鬼”一边把那几个人轰走。然后说,妹子,大清的,大宋的,当然分南宋北宋,大明的,大唐的船票我都有,这张树皮当衣服的最贵,直通洪荒年代。只要你和我串钱,票,我不加价。我看到乘客都向船上涌去,油腻男说,妹子,快开船了,再不走,今天恐怕走不了,抓紧吧。我说,你得保证票是真的。油腻男发誓说,不是真的日他祖宗。我说,和你串钱可以,你不能宰我,油腻男赌咒说,谁坑你刨他祖坟。我说,那我就信你了。我和油腻男串完钱,从他手里揪出一张印着大唐盛世图案的船票就跑。油腻男追着我说,别跑呀,你拿了我两张呢,我低头一看大唐船票下面叠着一张印着类人猿穿树皮的土黄色船票,我扔给他继续跑。后来我知道油腻男没少宰我。我喘着粗气跑到船上,船正要起航,好悬。
  
   3
  
   “女士们,先生们,欢迎您登临‘穿越号’游轮。我是播音员,我姓胡,名,州。胡是姓胡的胡,州是胡州的州,您所乘坐的‘穿越’号游轮是2050年由科幻——‘未来不是梦’船舶制造有限公司制造的大型客轮,该船核定载客2500名,时速80海里,设计豪华,乘坐舒适。途中敬请注意安全,一旦失足落水,将被历史淹没。如果想到洪荒年代,您可以领略到大清大明元朝南北宋大唐等一路风光,‘穿越’马上起航,祝您旅途愉快!”
   播音员声音甜美。“一旦失足落水,将被历史淹没”的话虽是善意的提醒,但总让人感觉不舒服,尽管如此,第一次玩穿越我还是有些小激动。我没有直接进船舱。我来到甲板上,有风吹来,感觉良好,心情开始舒畅。让人兴奋不已的不只是这条河的波澜壮阔,还有这浩浩荡荡的河水从上游下来,这水有时候浑浊得像泥巴汤,有时候清澈明亮。这道奇观,别处恐怕没有。
   我在甲板上呆到下起了小雨才走进客舱,客舱是河景舱,还算宽敞,两张床,上下铺,中间一张木纹漂亮的搁几桌。一对年轻的夫妻占了一张,我的票是下铺,我进来的时候,那对夫妻各自躺在床上休息,我的上铺正盘坐在床上看书。我抬头看一眼上铺觉得有点面熟,上铺眼尖,一眼就认出了我,说,是你呀。我在记忆库里检索了一遍,我终于想起了这是买票时挨在我身后的那个人。他说,真巧。我也说,是,真巧。他说,缘分呀,我没再理他。他从挎包取出一张名片双手递给我,很恭谦,我礼貌地接了过来。他说,谢谢。名字是胖乎乎的字体:郝传阅。下面“背景大学人文学院教授”的简介字小不少。整张名片给人一种既雷人又低调谦虚的感觉。
   年轻夫妻是新婚夫妻,一是去拜谒老祖宗成吉思汗,二是通过玩穿越纪念自己的新婚,男的叫吉日嘎朗,女的叫贺喜格。
   我们都做了自我介绍。
   郝教授对自己没能住进商务舱叫苦连天,说自己出来考察又不是不报销,却跑到河景舱里来受罪,我想大概是商务舱票没买到吧。
  
   摸一把吧?郝老师。吉日嘎朗从包里拿出两筒扑克望着我上铺的郝传阅问。
   好啊,正好闲得无聊。郝传阅边回答边移动着屁股下床。
   来摸一把?吉日嘎朗又问我,虽然是征询的口气,但确十分简短。听了这句话,我脸上起痱子一样,感觉臊臊的。
   我不会。本来会打扑克的我说。
   坐在吉日嘎朗身边喝水的贺喜格听到了老公的这句话,“噗嗤”一声,喝呛了,笑哈哈地用手掌轻轻拍了一下正伸舌头的老公,说,你真行!
   我没参与打牌,“升级”打不成,三人玩了会“斗地主”,热闹不起来,大概都觉得索然无味,然后各自上了各床。
   雨不大,下得还算欢畅,一下午也没有住点的意思,雨落在河面上还等不到画完圆圈就被河水冲得无影无踪。高处天空灰蒙蒙的,一片昏暗。近处有只叫不上名字的鸟在雨中翻飞。船窗玻璃上有雨砸下来,噼里啪啦,形成一条条蚯蚓,一副泪流满面的样子,我的思绪早已去了远方。
   4
  
   有一个多月没有柏平的消息了,发微信不回,打电话暂时无法接通。是他出了什么事?还是在马上就谈婚论嫁了的关键时刻突然变心了?突然的失联,这对于热恋中的人来说,因为不知因为所以,阴阳两相隔似的,谁能受得了?就在五月十一号晚上我们还聊得好好的,我本打算在五月二十号给他一个浪漫的表白,谁知道,柏平人间蒸发了一样,突然联系不上了。
   柏平人间蒸发这件事我曾往两方面想,一个是好的方面,另一个是坏的方面。好的方面是柏平有急事没来得及给我留言,不过这种可能性不大,坏的方面是他根本不喜欢不爱我,用快刀斩乱麻的方式和我断绝来往,但根据和他交往一年来的言行分析又不像那么回事。分析来分析去分析不出名堂。我也曾想去章丘找他,我又不是没去过,可惜我掌握的关于柏平的信息不多,只记住他是章丘相公庄街道办事处的,至于是哪个村庄的,在绣源河边玩的时候他告诉过我,可惜我没记住。我曾想去章丘警方求助,但警方会管我这等小事吗?我爱上了柏平,同时也爱上了章丘,挺疯狂,这种让人神魂颠倒的爱啊,也让我钻了牛角尖。最后的结局是什么我不敢保证,我左右不了命运,但我觉得我此生应该是非章丘不去,非柏平不嫁了。
   我这次穿越,并不是一次纯粹的旅游,出去散散心,也许会让人心情舒畅起来,我觉得这对我来说意义不大,相思成疾,散心这贴膏药治标不治本,我听说大唐房相祖籍是章丘相公街道办事处房庄村人,鬼点子多,“房谋杜断”早有耳闻,我和柏平的感情纠葛,我想请教房相,听听房相怎么说。
  
   出发前,我带了一本《章丘志》,十六开本,比砖头还厚,里面详细介绍了章丘的历史,地理,人文,自然景观等,涉及内容方方面面。我从背包里掏出来又开读了,因为爱,我不知道把这本书读了多少遍了。
   《章丘志》?我托腮瞑思的时候,把书打上折,合在搁几桌上,被郝教授看到了,他问我。还没等我说话郝教授就开始滔滔不绝起来。
   郝教授说,千年古邑章丘,南依泰岱,北临黄河,钟灵毓秀,环境优美,人才辈出。是龙山文化的发祥地。龙山黑陶“黑如漆,亮如镜,薄如纸,硬如瓷”,龙山贡米,营养丰富,章丘富硒大葱比姚明还高,明水香米那是一家做饭十里飘香,绣水苹果口感甜爽。章丘的八大景路人皆知,章丘的泉数不胜数,在章丘,随便掀起一块石头说不定下面就会冒出个泉眼来,章丘的泉比天上的星星还多,百脉泉,眼明泉,墨泉,梅花泉,都在济南七十二名泉前列,其中百脉泉知名度最高,北宋文学家曾巩曾说“岱阴诸泉,皆伏地而发,西趵突为魁,东则百脉为冠”,“百脉寒泉珍珠滚”实属天下第一奇观。正因为泉多水多,汇聚而成绣江,绣源河,日夜奔流不息。有泰山副岳之称的长白山一半隶属章丘,章丘不在江南,胜似江南。千古第一才女李清照就诞生在那武汉哪里治疗癫痫病治得好里,那里还是唐朝宰相房玄龄,元朝文学家张养浩,散文家刘敏中,明代戏曲大师李开先,五行学说创始人邹衍的故里,更是经学大师郑玄,北宋名臣范仲淹,明代书法家雪蓑等人客居过的地方。章丘近年来发展得越来越快,章丘是一个朝气蓬勃的地方。章丘姑娘个个水灵温婉漂亮,章丘小伙个个都是帅哥。章丘那山那水那人,好得没法形容,古今中外我哪里没去过?只有章丘是我魂牵梦绕的地方。
   郝教授把吉日嘎朗贺喜格带进了一个神话传说,这对年轻夫妻听得如痴如醉,眼睛都开始放光了。贺喜格直呼嫁早了,和章丘恨不相逢未嫁。吉日嘎朗只是在一旁嘻嘻地笑。
   姐,你去过章丘吗?贺喜格趁郝教授倒水的时候问我,郝教授说的是真的吗?
   郝教授说的只是章丘的冰山一角,需要䃼充介绍的太多了,比如章丘还是一代儒商孟洛川的故里呢,周总理的恩师高亦吾也是章丘的。章丘虽不是疗养地,但是宜居城市,这也是些大人物经常去的地方。我感觉我一时半会儿也说不清楚。虽然说我说这句话的时候明显底气不足,但我还是面带羞涩地说:俺婆婆家就是那里的。
   5
  
   下船的那一瞬间我做了个深呼吸,算是松了口气。披波斩浪穿越到大唐,可谓一步三折。虽不能说胆战心惊,提心吊胆还是有的。“穿越”号驶过大清不久就停在河道里不动了,跟严重偏瘫了似的,后来听人说舵手说忘了加油,气得船长不轻快。船长雇小船买回油来已经下去了两三天。在大明遇上了河盗,如果不是官兵相救恐怕小命都丢了,在元朝差一点翻了船,南宋北宋虽说走得一帆风顺,兵荒马乱毕竟令人惴惴不安。那天晚上郝教授加我微信后竟天天撩拨我,甚至想带我下船开房。想得美,哼,追了我多年的前男友,也就我的大学同学手我都没让他碰,你凭什么想好我的好事?

共 11800 字 3 页 首页123
哈尔滨儿童羊角风最好医院//www.vsread.com/index.php/article/showread">转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