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文章内容页

【丹枫】飘过十八恋谷的麦歌_1

来源:乌鲁木齐文学网 日期:2019-10-29 分类:都市言情
破坏: 阅读:2346发表时间:2018-12-22 19:22:25

【丹枫】飘过十八恋谷的麦歌(散文)
   羊年阳历12月10日这一天,我跟随广西青年作家采风团,来到东兰县东兰镇新烟村。
   新烟村是右江革命老区东兰县东兰镇的一个行政村,离县城只有十公里。共和国的开国上将韦国清的家乡弄英屯,就在前方不远的云雾山中。一条宽直整洁的乡级柏油路穿过新烟几个村屯,途经韦国清故居,把武篆革命圣地列宁岩、魁星楼、韦拔群故居等红色景区链接在一起。从县城往武篆方向走,新烟村便成为右江革命根据地东兰旅游圣地的第一站了。路边,挨着山体规划整齐装修一新的房楼,如拔地而起的春笋。村前,清澈见底潺潺流淌的河流,唱着欢乐的歌儿,汇入了红水河库区——岩滩水库;一棵棵古榕,卧在河道的两岸,如静观时代琉璃光影的耄耋老者,苍桑而不失稳健。一块两层楼高巨大的摩尔石头,矗立于村屯中段的河流岸边,石头上刻画着红色繁体的“新烟”二字,字体遒劲,富有活力,仿佛向人们昭示着新烟人不屈的秉性和刚烈的血统。
   恬静,典雅,含蓄,干净,富足,这就是我初到新烟的时候,这座小村庄留给我的第一印象。
   这次过来,广西作协特意安排我们住在新烟村,与当地的群众“三同”,进行为期五天的生活体验。我和罗城的仫佬族作家杨衍瑶被安排住在板烟屯56号人家。戴着一顶黑毡帽站在人群中等候已久的房东韦明勋,手脚麻利地把我们的行李放到他的行手推车上,一幅憨厚的模样。他笑呵呵地说:“两位老师,到我家里去住吧!”杨衍瑶张着大嘴,操着一口有些别扭的柳州方言说:“兄弟,我们不是老师。来到这里,还有很多事情要向兄弟您讨教呢。你才是我们的老师!”
   56号家门口种着两丛月季花和三角梅。月季正挺着青绿色的枝干,蓄意待开;三角梅显示出傲寒的本质,把枝条摆在花圃的钢丝网上,绽放出红艳艳的花儿。此番景象,总能让人感觉到这是一处十分富有生气的农家院落。家门口左右边,贴着一副别具特色的春联,左联是“慈母无私奉献深情厚爱感天地”,右联为“人子有幸承恩奋发拼搏长精神”,横批乃“全民同乐”。看来,主人家是一个很有文化底气的人呢。我问主人韦明勋:“别家的春联都是什么‘大地迎新春’之类的,你们家的春联好像是别有用心哦!”
   韦明勋笑了笑,说:“没什么别意,这是没事偷着乐的联句呢。”
   一排沿着峡谷延伸了三个多公里的崭新楼房,组成了东兰县新农村示范点——新烟村。韦明勋的家,是一栋三层半的水泥砖平顶结构房子。楼顶靠后的一半为“炮楼”,那是通往楼顶遮风挡雨的楼梯口,靠前的一半为供主人晒谷子衣物闲庭远望的阳台。“炮楼”顶部,用琉璃瓦铺着,不失壮族农家典雅的古韵。我开玩笑说:“明勋兄弟,你的门户号数十分有意思咧。中国就有56个民族,你的户号恰是56号,这个很容易记得牢呢。”
   韦明勋又呵呵地笑起来,还是那一副憨厚的模样。
   客厅正堂的墙上,是韦氏先祖的神位,神牌上写着“宝鼎吉祥结彩玉,银台报喜烛生花”的对句,也很富有新武汉癫痫在哪个医院冶疗好意。神牌之上,挂着毛泽东、周恩来和邓小平三位伟人的画像。广西一带壮族人家的神位上,要不是挂着壮族人的先祖布洛陀神像,就是挂有关公神像。而房东家的神位上,竟然挂着国家领导人的画像,这就让我百思不得其解。我又问韦明勋:“你们家的神位上怎么不挂着关公画像呢?”跟在后面五十多岁腮帮满胡的韦庆生抢着回答:“东兰人不去烧香拜佛,不去笃信鬼神。我们就是崇拜毛主席,热爱共产党。我们的祖宗台上,就是要挂着这些画像。”韦庆生,乃韦国清堂兄弟孙辈。他的这段话,让我感触很深。的确,在东兰任何一个地方,根本没有什么土地神庙关公庙。“东兰人要祭拜神祖,就到韦拔群陵园去。这个惯例,已经深深地植根于东兰人的骨子里。”这是几年前我在东兰铜鼓博物馆里参观的时候,时任县政协主席陈先生说的一段话。如今来到新烟,我再次领略到了革命老区人民的传统理念。现在被列为国家AAAA景区的列宁岩,原本是封建统治阶级糊弄百姓的一个神庙,称北帝岩。1922年3月,韦拔群带领着农会人员,火烧北帝岩,在岩洞的大厅发表了《敬告同胞书》。之后,把这里当作农民运动讲习所。1930年2月,红七军军长张云逸来到武篆,认为韦拔群在北帝岩宣传了马列主义,提名改为“列宁岩”。
   这些具有感召力的革命故事,深深地铭刻在人们的心中。而随后几天的生活体验,我才终于领悟到主人家门口的对联和神位对句里蕴藏的道理。
   我和杨衍瑶刚把东西放在卧室,一位穿着得体年轻漂亮的女人闪进家里来。女人手里拎着一盒生日蛋糕。她看见家里来了客人,便亲热地和我们打招呼问好。韦明勋告诉我们,这是他的妻子杨慧。他还说今天是他的生日,妻子特意从南丹赶过来庆贺他满41岁的。无巧不成书。在我离家之前,妻子已经把一张洁白的毛巾放在我的行李箱里。出门的时候,妻子对我说:“作家先生,估计你熬夜多了,已是寒岁不知年。今天是您42岁的生日,晚上要睡觉的时候,记得用这张毛巾洗个脸……”
   于是,我马上拿出身份证,和明勋兄弟对起出生年月来。我们俩的身份证上都是12月10日!不同的是,我是牛年,明勋比我小一岁,是虎年生人。杨衍瑶的大嘴又咧开了:“兄弟你和明勋同月同日生,这是老天爷冥冥安排好的。我姓杨,只能做明勋兄弟的外家咯!”哎,不说则已,越说越有兴味。
   武汉治疗儿童癫痫最好医院 “真的,明勋你的爱人姓杨,那么衍瑶兄弟就是你的舅爷了。皇帝下马拜舅爷,看来今晚你得拜衍瑶咯!”一阵爽朗的欢笑声,充盈了板烟屯56号房楼宇的空间。
   那天晚上,明勋在客厅大堂摆桌设宴,和我一起度过了一个十分难忘的生日。明勋的父亲已经七十岁了,酒量还是不小。作为“舅爷”的杨衍瑶,被明勋父子俩左右着。三大碗过后,“舅爷”便有些招架不住了。明勋赶忙把他扶到二楼的房间里。不多久,衍瑶兄已鼾声奏起。我们几个还谈论着这几年的农村变化,分享党的农村新政策。明勋告诉我,他和妻子杨慧在附近的山谷里,开了一家山庄,名叫“十八恋谷”。如果没有党的新政策,他的山庄手续是很难办下来的。现在,他们还享受了一系列的扶持政策,比如减免税费,还得到了政府的贷款……
   我走进卧室的时候,夜已经很深了。窗前,幻如绒羽烟尘的冬日小雨,轻轻地飘洒着,不留声息地着附于万物待春的大地之上。透过街道的灯光,流河对面的群山,被一层轻纱白雾缭绕遮盖着。此时,天穹如被盖,把几百户人家的新烟山村团团地包裹着。村庄如躺在母亲怀抱里的婴儿,美美地睡着了。
   第二天一大早,我被一阵“哞哞”的牛叫声唤醒了。应该是新烟人赶着牛儿下地翻土了。我翻身起来。衍瑶早已不知去向。主楼第一层后头连着厨房。下得楼来,我走进厨房去洗漱。明勋的母亲正坐在厨房里生火煮酒。她看见我下来了,就端着一盆热水给我洗脸。明勋母亲用生硬的汉话问我:“仔(儿子的意思),昨晚睡得好吧?”
   我答道:“好是好,就是多了一阵‘雷声’。”明勋的母亲呵呵地笑起来了。
   煮酒是老母亲每天起来必须要做的活儿。老人家煮的墨米酒,使用了传统的工艺,酒品是自个儿上山摘来的草药,墨米是当地自己种植的老品种作物,加上新烟仙境的泉源,煮出来的酒,香气扑鼻,供不应求。韦明勋的“十八恋谷游乐山庄”的酒水,就是他母亲亲手酿造的。酒香不怕巷子深,十八恋谷的酒气,透过新烟峡谷的云雨,飘出了山外,使得这座游乐山庄的名声飞出谷底,飘向遥远的城市里。“十八恋谷”的名气远播,不在于酒,不在于叮咚的山泉,而在于人的思想理念里,在于耕耘山庄主人的独运匠心中。
   吃过早餐,团队还没有出发。趁着还有些时间,我就跟着韦明勋的车子,进入了他的“十八恋谷游乐山庄”。从板烟屯往东兰县城方向走,大概有两公里的路程,就来到了山庄。公路的右边,几块被火烧得黑呼呼的木板,毫无规则地钉在两根直立的杉木上。木板上面,镶刻着“十八恋谷游乐山庄”鲜艳的红色大字,古老的底板和鲜艳的字形成鲜明的对比,彼此强烈地反衬着。这就是山庄的入口。入口处,一条弯曲的小路向下斜走,路的两边是竹编的栅栏。栅栏外边,长着一丛丛高大的竹林。虽然是寒冬的季节,竹林依然挺拔苍翠,典雅而高洁。往前再走几步,就听到哗啦啦的河水流淌的声音。河面上,悬浮着一层洁白缥缈的水雾。清澈的河水汩汩流动着,水声如歌,那是一幅美丽的画卷里流淌着动听的曲子。走到斜坡底,两颗高高的龙眼树,如两把天然的大伞,为路过的人们遮光挡雨。龙眼树的前边,是一个宽大的停车场。
   不远处,一块高大的石头矗立谷底,上刻着“十八恋谷游乐山庄”几个红色招牌大字,从书法的艺术看,一定不是出自凡人之手。招牌石旁边是一间小竹屋,上面盖着茅草,显得多么的古朴。招牌石和小竹屋之间,是通往游乐山庄的鹅卵石混凝土小道。小道这是专门给儿童游泳戏水的池子。池底镶着天蓝色的瓷砖,池水清澈如镜,瓷砖缝隙都清晰可鉴。池边镶着鸡蛋大小的各色鹅卵石,有红色的、黄色的、粉色的、褐色的、灰色的、黑色的,色彩斑斓,炫丽夺目,让小朋友们享受美丽色彩的同时又可以按揉身子,一举两得。
   山庄的三个泳池,两大一小,深浅不一,意示着一家三口,相互依偎,互敬互爱。泳池旁边,搭建着一座半圆弧形的烧烤休闲长廊棚子。长廊抱住了半个山庄,宛若一位慈祥母亲臂膀,把心爱的孩子们拥入怀里,温馨极了。二十年前,毕业于南宁市师范图音专业的韦明勋,只身到南丹打工。开始,他在县文工团担任歌手。团里的收入很低,无法支撑起生活的费用,韦明勋又到歌舞厅里,组建了一个乐队,他担任乐队的键盘手兼歌手。这个时候,韦明勋认识了歌厅里的服务员,也就是后来被他称作爱人的南丹姑娘杨慧。见面不久,憨厚真诚任劳任怨的东兰小伙子韦明勋,赢得了家境殷实芳龄十八的杨慧的心。一开始,杨慧的家人极为反对,不让她嫁给这个陌地艺人。他们都认为,唱歌的人,心浮气躁,急功近利,只吃青春饭,不知老来愁。和这样的人好上了,没有什么好结果。无论家人怎么反对,杨慧还是跟定了这个东兰小伙。他们在夜总会歌厅里,“你唱歌来我擦桌”,共同打造新生活。渐渐地,他们手中有了一些积蓄。于是,夫妻俩在南丹最繁华的地段,开了一家欧式建筑装饰公司。不过,好景不长。就在大儿子即将出生的时候,装饰公司就经营失败了。他们不但把自己的钱赔了进去,还欠下了一屁股债务。燕子飞过千里,心中总有个窝。就在韦明勋极为颓废的时候,父亲和母亲向他伸来了温暖的手。他们把儿媳妇接回新烟,在破旧的火砖老房里住了下来。韦明勋的两个儿子,都是在那座老屋里生下来的。
   儿子出生了,韦明勋就不让妻子出去打工,自己一个人来到广东深圳,当过建筑工,开三马车在大街上拉客,在酒吧当过DJ师,从酒店基层员工做起,最后爬到了总经理的位子。在这期间,韦明勋还兼顾管理着多家夜总会。经过十年的努力,曾经瘪瘦了的荷包又鼓胀起来了。鸦有反哺之恩,家里独苗的韦明勋,眼看着父母一天一天变老,于是萌生了回家乡创业的念头。他手头资金不足,就与同学朋友融资500多万元,建起了这座让人心动的休闲乐园——十八恋谷游乐山庄!
   为何把这个游乐山庄命名为“十八恋谷”,明勋是这样解释的。在南宁市师范读中专的时候,他是图音专业十八班学生。这座游乐山庄,有部分股份是十八班同学的,也是今后班级同学聚会的乐园。十八姑娘一朵花,在杨慧姑娘十八岁的时候,明勋与她在茫茫人海中结缘,“十八”,是人生爱情的最美符号,是幸福吉祥的象征;最为重要的是,党的“十八大”以后,大江南北处处沐浴在春天的阳光雨露中。在这个举国欢腾的时刻,这座设计于新烟峡谷里的山庄,集天时地利人和于一体,顺时而生。因此,明勋兄弟把这个作品命名为“十八恋谷游乐山庄”,那是刻上了历史的烙印,铺就了时代的鲜花。
   在东兰体验生活的几天时间里,我们20多位作家先后到韦拔群纪念馆、韦国清故居、列宁岩、魁星楼和韦拔群故居等地参观考察,感受革命年代的艰苦岁月;到东兰铜鼓博物馆、三弄弄宁瑶寨等处采撷了壮瑶民族之花……离开新烟的头一夜,房东韦明勋夫妻把作家采风团一行邀请到十八恋谷游乐山庄,参加了山庄建成一周年的年会。山庄的长廊里,一字摆开的长桌宴席两旁,围满了新烟各村的群众代表。
   山村建成游乐园,新烟人民走在前;“十八”迎来新机遇,男女老少喜开颜!
   席间,清亮悦耳的“麦歌”骤然响起。一位长得婀娜秀气的红衣少女,手持话筒,玉立于舞台的中央。她多情的双眸如泉闪烁,把长廊里人们的眼睛吸引住了。动人的壮家“麦歌”,如闪亮的电光,穿越白雾,划破长空,飘荡在十八恋谷山庄的上空。明勋兄弟告诉我,这位姑娘是东兰的“金嗓子”,她的“麦歌”唱得非常的动听。中央电视台来东兰拍摄一个红水河民族风情专题片,姑娘的天籁之音,成为了专题片的主题曲。为此,韦明勋把她请到了山庄里,作为驻场歌手。
   舞台下,人头颤动,掌声响起。看着一张张充满生活气息的笑脸,我顿时悟出了明勋家门口那副春联的含义。明勋兄弟,是承载大德的新烟人的缩影;新烟村人,是不屈不挠勇于创新的东兰人民的真实写照。秉承祖训、不信鬼神、无私奉献、开拓进取的东兰精神,无不触动着我的灵魂。
   飘荡在十八恋谷上空的“麦歌”,如同美酒,把我的心迷醉了。但愿新烟人民明天的日子,就像房东祖神位牌上的那对联句:宝鼎吉祥结彩玉,银台报喜烛生花!
  

共 5215 字 2 页 首页12
转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