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多媒体写作 > 文章内容页

【流年】与周珍书信(散文)

来源:乌鲁木齐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多媒体写作

前言:

以前通讯不发达的时候,我们没有手机,甚至家里没有私人固定电话。人与人之间的联系,都是把字写在信纸上,贴上邮票,再跑到十几里地之外镇子上的邮局去邮寄的。那时,收到的信笺,除了加急电报,就是双挂号邮票的信笺,也几乎直接到不了本人手中,都是被送在大队里。自己去要拿或者有熟人给捎家去。我因为以前喜欢写文字的缘故,曾经寄出过好多信笺,也收到过好多信笺。有时候收拾旧东西,偶然翻出几封好多年前收到的信笺,或者看到自己曾经写给朋友的信笺,无意留下的一些草稿,我会心里充满感慨。远方的朋友,多年不见,你们还好吗?

一篇:

周珍:

你好!最近挺忙么?年前年后过得好么?伯父伯母新年快乐,身体还好么!小弟弟们参加了高考也都心想事成了吧?

周珍,你是否感到时间如箭般飞逝,转眼又快到阴历“二月二”了呢?在“龙抬头”这天,我们这里兴吃一种煮熟晒干的油炸过的黄豆粒,所谓“蝎子爪”,不许喝面条,说怕见蛇,你们那儿呢?其实我天生不怕蛇,觉着蛇是一种很可爱的爬行动物,它们吃田地里的害虫和糟蹋粮食的老鼠,是对人们有益的一种动物。我从小不怕蛇,也许是我从小就很疼爱的小弟弟就是属蛇的缘故,呵呵!

周珍,又大了一岁的感觉涩不涩?年前的那封信,我也许有些英雄气短儿女情长,不知道你现在心情怎样,内心有种莫名的忧虑,也不知道为了什么。现在,我接到L院两封信,想必你也收到了,我问一下你的打算。你看:一个是颁奖暨研讨会,一个是文学研讨会:一个时间在95.3.26--3.30,一个在95.4.9--4.15:一个需要交320元,一个需要交310元:一个在3.10号之前汇去,一个在3.20号。我想选择第一个,第二个问问只想参加报名和辅导改稿,不参加别的诸如会餐、观摩之类行不行,不行就算了。因为两个通知里请的教师,搞的聚会活动都差不多。

周珍,其实我内心里不太喜欢这种短形式的,花钱多又没多大真收获,只是热闹一下的聚会。此次去了我打算如果可能,就在L院或什么别的地方住一段时间,研修或者旁听一下L院老师的讲课,自己有选择的多读点书,系统的学习一下关于文学创作上的一些理论知识,衡量一下自己的创作水平,以决定我以后的发展方向和创作态度。总之,我愿意自己各处走走,有选择的多读多写多练习,好好整理一下自己的一切。

周珍我们都是为钱所困的人,来不得半点浪漫和不切实际。其实我不是一个一意孤行的人,这是我多年的心愿,在远离家乡和亲人的地方挥洒自己的汗水,学点自己喜欢的有用的知识,按照自己一直幻想的那种方式生活一下,一生不愧就好!

周珍,有时候觉得自己喜欢的崇拜的向往的追求的都是在现实生活中过时和不被人理解的东西。我一直喜欢的歌星是从前唱过《故乡的云》的费翔,喜欢他沉重、忧郁略带漂泊感的美妙的歌声。还有他帅气高大的外表,以及热情潇洒的舞姿,更重要的是他有一双像梦一样忧郁的蓝色的大眼睛!

无所谓崇拜了,我小房里贴的唯一一张画是毛主席的半身像,他是我唯一愿意用精神和意念的力量,进行心灵对话的神一样可敬佩的人,人一样可信赖的神。我向往独立、平等、自尊:追求于心无愧的生活和淡泊随意的心境。我喜欢深紫的颜色,觉得它高雅庄重,超然独立,朦胧温柔。不过是生活渐渐改变了我的一切,有时候眼中容不下半粒尘埃。山东人大多直爽热情,有时候对某些人和某些事情选择沉默,那是因为不想伤害别人和让自己再次受伤,但是开口必说实话和真话。当山东人一声不吭时,她是在默默自己承受某种来自外界的,不可明说的压力或者是真的,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已经超过了她的承受能力的伤害!

周珍,我喜欢看的都是传记类的小说和自然书信体的散文,自己写出的一般是浅显的诗歌和半真半假的书信体、日记体的心灵自白,基本属于那种自娱自乐式的自我欣赏型,总之是让自己的心灵有所依托罢了,并不对文学寄于多么强烈和唯一带有功利目的希望。文学是一条独木舟,千百年来在这条路上行走的人太多了,尤其是最近这几年,显得更加的拥挤!也许是因为改革开放的缘故,人们的思想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冲击,各种思维方式和表达方式都行走和徘徊在文学的边缘,时代的主旋律,也好像模糊了原来的那种好人和坏人的单纯界限!各种流行思潮,也在你方唱罢我登场,让人感觉眼花缭乱,无所适从!其实我早就觉得成功和失败,只是一个人的感觉问题。现在的生活,吃得饱,穿得暖,不受大难,环境又不大起大落,很难让人感觉深刻,思维敏锐,写出像样的鸿篇巨制。周珍,我们都是平常人,拥有的也只是一颗平常心,就让我们在这个平凡的世界里,真诚共勉吧,多知多识,善良互助!

周珍,我的同事和朋友们现在都开始鼓励我,说学好了,有了本事,成了文学家,别忘了家乡的父老乡亲。我听了哈哈直乐,亲人们哪里知道,我心中的“五味”。我只是初中毕业,第二年上了村委,到现在为止整六年多了,我上学念书才统共八年呢。18岁至25岁,生命中最美丽的年华,我留在家乡亲人们记忆里的,一直是一个朴素不爱修饰,说话挺有分寸,心眼也挺实成的女孩子形象。这就足够了,还有什么比这更值得我终生怀念的呢?我也知道,此去前途未卜,机缘未定,摆在我面前的,是一条看不见摸不着的,充满诱惑又充满艰辛的挑战之路,奋斗之路,痛苦、快乐和泪水交织的风险前程。

回想过去的一切,我感到脚踏实地的欣慰,也感到一种渴望更高、更远、更强的灼人欲望,它一直不可遏止地左右着我时常准备停泊休息的心境,我多么希望心想事成!本来,沿着原来的路,在生我养我的家乡,就这样一直走下去,一定是一条让父母放心,朋友们羡慕的平稳无忧的道路。我的仕途之路还算比较顺利,得过很多的荣耀,还代表我们全镇的所有共青团员参加了在郊区党校历时半年的学习,现在已经是一名共产党员了。但是,这不是我经过一次次深思熟虑的初衷,和我最后要选择的职业!我渴望超越自我,超越我现在的一切。离开我从小习惯的家乡,熟悉的田园和依赖感太强的亲人,去他乡重开一片天空,重创一方境地,一切从零开始,一切从现在开始。是的,人往高处走,水向低处流。但真正的超越自我,不是醒目的,必须以地位和职务来衡量地所谓提高或成功,而是不断加强学习,努力锻炼,增加知识和才干的一种自强不息的精神,一种无畏的和甘冒风险的人生态度,周珍,你说是么?

周珍,记得我曾向你说过我具体干的一些工作,对于现在我拥有的一切,我内心充满了对上级领导和每个同事的感激,他们的信任是我以后无论走到哪里的心灵支撑。我想,幸福就是不光要争取有选择自己命运的机会和权利,还有你付出真诚,所换来的那一片信任和感恩交织在一起的那种复杂感动的心境。我现在真心实意地,天天快乐地与亲人、同事、朋友们相处在一起,不断地向他们解释着我的这次行程的目的:“我喜欢学习,愿意多学点知识,很想出去长长见识。”周珍,我约24号离家,你呢?愿收到信后早来讯息!

祝你全家幸福如意!祝你工作顺利,心想事成,文美,人更美!

此致

你的朋友:清梓

1995年2月23日深夜于家。

二篇:

周珍:

你好!接到你的仔细叠成“心”型的信,我真是高兴万分!从你的字体,从你记述的我们那次来京,开文学颁奖会在一起时的很多事情的语气,我感觉,我们一如既往还是内心彼此相通的朋友,并没有因为时间的隔阂而日渐生疏。看了你寄来的照片,奥,漂亮依然,只是真的瘦了,你可要保重啊!你是家中长女,男友挚爱,哪头都是瘦弱伊人面,操碎女儿心的,一定要注意身体呀。

我想来想去,两个相爱的人为了能够在一起工作,或者想离得彼此近一些,真是煞费苦心。所以呢,我想请你为我在天津留意一份有住处的工作,以后有消息了通知我,我要是觉得合适说不定就又闯天津去了。我现在北京,男友在天津开发区呢。从地址上看,应该离你上班的地方不远。我不想让他礼拜天来回跑,这样攒不到钱,都把钞票捐给车站了。只是,不必为难,我只是这么随口一说。

我以前在家,觉得出门很难,现在才知道,那是怎样适应和自己怎么理解的问题。人,多接触和尝试一些工作,多一份人生体验,是很宝贵的。会为自己的人生之旅,增添些许风景呢。

文学是个梦想,是与文字有缘的,诸如我们穷其一生不会磨灭的梦想。现在想来,实现不了也没什么关系,因为我们一直萦绕于心也就足够了。本职工作和文学的关系,犹如初恋情人和现在丈夫之间的关系。我们从事着虽然平凡但可以供养自己资助家人的工作,只有能够自食其力,才能做些灿烂的文学梦。没有现在可以偎靠的,天天柴米油盐的丈夫。我们,哪儿来的闲情逸致,去偶尔为一份情结而去用文字怀恋自己过去的“情人”呢?

周珍,真高兴,你也已经有了一生愿意跟“定”的人。在恋人的天平上,学识、金钱和地位确实很重要,可是人品性格,以及双方是否真心相爱更加重要。当然,人生如若太圆满了,那是不可能的。选择,是我们要做的第一要事,只能顾其一头了。

像我男友,常为自己很穷,不能让我跟其他女孩一样,穿得好吃得好玩得好而愧疚。我也为有时候自己脾气暴躁,常常伤害他的自尊心而难过。说来说去,无论怎样,我们是幸福的,因为我们有爱,所以,一切我想都会在不知不觉中被克服过去的,我们不会计较彼此曾经给予彼此的伤害,而只有“爱心永驻”了。

周珍,时间不早了,要去休息了,明天还得上班呢!晚安好梦。愿爱永驻我们心间,愿我们一生快乐常伴。代问你那位帅帅的兵哥哥好,也代问你的家人和小弟弟好!

(另:罗文莹和柳翠给我来信了,她们也已经知道了,我现在真的辞去村委的工作来了北京。她们也知道我已经有男朋友了,都还开我玩笑呢。希望我们以后有机会,还能再有缘相聚,我们还一起去圆明园的那个我们一起合过影的假山草坪看看,好吗?)只是,我跟李庆文大姐,好几个月没联系了。听说她厂子不景气,经常裁人,怕是心里挺麻烦的。以后再联系上了,我告诉你。

遥祝全家:健康、平安、快乐,顺意

你的朋友:清梓

1996年6月7日夜12时13分于北京。

后记:

一晃二十几年过去了,以前的旧文友,好多都因为那时通讯不便,慢慢失去了联系。若是现在,人人都有QQ,微信,手机,微博,博客,等先进的联系方式,说不定就不会失联了。现在人,因为联系方式的便捷,已经几乎不怎么再提笔写字了。现在,偶尔翻看以前手写的那些信笺,总是莫名的感动。只是已经失去的联系,不知什么时候有缘再续了。只好寄希望于文字这条神奇的大船,希望有朝一日,我们那些以前因为喜欢文字相识的朋友,能够在文字的字里行间,有缘再见!愿爱常驻你我心间,愿爱常驻所有喜欢写文字的人心间。

沈阳治疗癫痫病医院在哪?哈尔滨比较好的癫痫医院郑州治癫痫哪家正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