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多媒体写作 > 文章内容页

【流年】最后的时光(散文)

来源:乌鲁木齐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多媒体写作

记忆里与父亲的画面少之又少。

五岁那年,我因骑马摔断了右手。模糊的记忆中,父亲那焦急的表情还历历在目,而我却是一脸无所谓的心情。在镇上医治时,我一脸的傲气使在了我一个表哥脸上,就因为他蒙住了我的双眼,不给我看医治的过程,我给了他一巴掌,现在他的大女儿都已经上大一了。

由于我的顽劣,好不容易接好的右手又被我弄错了位,于是父亲又不得不带着我到县上就医。那时的交通不方便,从早上到镇上坐车到县上已经是下午六点了。由于那时的医疗水平加上自己的顽劣,右手始终有点错位,骨头没能完全结合。到县上寄宿在一位伯父家,一住就是一个多星期,这也是父亲带我出的第一次远门。

9岁那年,我已经上三年级了,整个三年级及以前我都不会读书,一天只会玩,在之前的记忆中,父亲对我的学业似乎都不在乎,所以我一天只会在课堂上睡觉,改变我的是父亲那一个狠心又充满大爱的巴掌。三年级下学期期末考试,我语文只考了36.5分,数学46分。因为太差被老师留了下来,拿了试卷的我回家已经是中午了,家人都吃了午饭了,父亲拿过我的试卷看了看,二话没说就给了我一巴掌。现在家人说起此事都是满脸的笑意,而父亲却说“其他的记不得,只记得这些”。然而就是因这巴掌打醒了我,打醒了那个顽劣不恭的我。从此我下定决心要好好学习,我并不是说说而已,就在四年级上学期的期末考试中我做到了,数学94分,语文64.5分,给了自己一份满意的答卷,语文是我的软肋,到大学毕业我都没学好。

13岁那年,就读初一的我,放假在家农忙,由于自己的不小心将镰刀弄伤了的左脚,也是奇怪,脚并没有出血,也是因为这个,我要求走路回家去缝针,为此被父亲狠狠地说了一通,于是父亲背起了笨重的我回到了村子里的卫生室缝了针。我也不知道是自己傻,还是我本该就那么坚强,没有使用麻药就这么缝了三针。就这样本该回家忙农活的我,却又是带着彩的在家休息,老天可真是会替我照顾。

往后的记忆里,一次也是父亲带着我去县城里看病,这次不是本县,而是其他县,那是一个美丽的县城,旅游之地。由于学校体检,查出自己身体有点小毛病——乙肝病毒携带者。由于那时的信息不发展,人们的知识有限。因此被一些不明真相的同学排斥,至此我也不知不觉养成了一个自卑的心理,导致了往后的生活中处理一些事情有了些自卑,有了些胆怯,有了不自信。

再一次的记忆里就是16岁那年,父亲送我去读高中。一个陌生的环境,一个终于不受同学躲避,可以重新认识新同学,交知心朋友的地方。虽然班主任是我表舅,可是我还是很大胆,高中三年也没少给他惹事。就父亲送我读书的哪一天,父亲给我买了我记忆里的第一套衣服,虽然已经是十六岁的少年,可是心里的喜悦、幸福是那么的真实又珍贵。

最后的时光里,不是父亲对我,而是父亲对整个家,我对父亲。已经大学毕业两年的我,却迟迟未能如愿考上自己的工作,也就是今年——2019年7月26日的这一天,这次换做了我带父亲去检查身体,老天真的好不公平,当我看到父亲检查报告单上的结果时,天都快塌了,或者说天已经塌了,父亲查出了肝Ca。然而父亲并不知情,由于各种原因,我们姊妹三个不得不决定带着父亲到省会城市去做排查,这就是在我25岁生日那天,噩梦真的像如期而至一样,从医生的口中得知父亲的病情已经晚期,听到这个结果时,我像跌入万丈深渊般。不放弃不抛弃是我们能做的为了找一个最好的治疗方案,前后我们找个五个医生看病情,最终都无好的治疗方案。而最终在几番打听之下,我们又辗转到省中医院看中医,或许抱着试试的心态下选择了中医,我也知道就父亲的病情来看,看中医也是求家人的心里安慰吧!

为了不让父亲知道自己的病,虽然也开了西药,可为了换西药的包装和说明书,每次拿药都要折腾许久编个不完美的谎言的给父亲听。真的好难,当自己也面对此类事的心情会如此的无奈、会如此的煎熬。心里时时刻刻不在告诉自己该面对的就得面对,余下的时光还很长,好好陪着父亲,可是我不是怕面对他,我是怕面对面对父亲时的我,心里的感受无法言语。

七月的尾巴,天空会如此灰暗。噩梦像约定似的如期而至,犹如狂风暴雨般始料未及。人生就是这样,我们永远无法预料下一秒会发生什么?辗转十余天,面对的噩梦一天比一天恐怖,到处求医问药,还是无法缓解您的痛苦,无法安抚自己的内心!

陪您求医问药,如今已经过去两个多月,不见您的病情有所好转,内心的痛苦百般千般万般。白天陪您笑语而论,深夜泪打湿枕芯,就算人生只有数月,我也不想放弃,也不能放弃。最后的时光,陪在您身边是我最后的守候!望您健健康康,战胜病魔,我陪您到老!

病人服一种药还是同时服用几种药好汉中最好癫痫医院是哪家北京那家治疗癫痫好沈阳能够看好癫痫的医院在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