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创意美文 > 文章内容页

【菊韵】送豆奶的安徽女孩(散文)

来源:乌鲁木齐文学网 日期:2019-12-23 分类:创意美文

这是2012年的冬天,河南老张在杭州万科魅力城小区内买了一小间商铺,一和老伴可以居住,二也可开个小型早餐店,挣个夫妇二人的生活费,农民出身的人,没有养老保险,在能劳动之年,自已养活自己,自己养自己的老,确实是农民养老的上上之策。

农民一生的人有句俗话叫:活到老干到老,小车不倒只管推。

要说这开小吃店,只要有了固定铺面,置上煤气小灶,做个煎包、水饺,再会下个小面,这样小吃店就可开业了。

开业两天后,小区的食客们提出要喝本地生产的祖名牌豆奶,食客们要求了,客人需要就是当务之急。于是老张就细心打听,这豆奶从哪里会批发得到?

打听来打听去,这豆奶是从这条街送奶人手里才买得到,可这送奶人无法联系,只有早上三点钟在小区门口一餐饮店等,三点钟这时侯是送奶人出现的时间。

这天清晨两点钟,老张就等在门口了。这是寒冬的清晨,奇冷无比,说这冬天的冷,北方是干涩刺骨的冷。而杭州的冷,是潮湿、阴郁‘的冷,但不管怎么说,南方北方的冬天,都是天寒地冻的冷天呀!

小区门口岗亭有保安值班,闲着没事,老张就保安闲聊。

老张说:“保安!你是哪里人?”

保安说:“安徽阜阳的。”

老张说:“你知送奶人几点钟来吗?”

保安说:“知道,是个年轻、又弱又小的女孩,年龄不会超过三十岁,体重不会超过一百斤。这冷天,一个小女人拉一三轮车奶要送完,真不容易!”

老张说:“人是这么回事,就如这送奶女孩,一车货送完,把錢收了,看着赚到手的钞票,她还是会很满足,会很惬意的。”

保安说:“人为财死,鸟为食亡。能挣到钱就是希望,就是动力,苦和累,冷与热能换来价值,就会感觉到很顺心的!”

老张说:“也许是吧!”

两人就这么闲聊着,不知不觉到了凌晨三点。明亮的路灯下,驶来一辆电动三轮车,三轮车上装了一车的豆奶筐,三轮车手在与老张直线距离停车、下车,三轮车停的是马路慢车道,和他站的岗亭隔一个人行道,也就有五、六米远,再有两、三米就是收奶的餐饮店。

车手个子不高,头上戴风雪帽,脖子围红围巾,上身穿红色羽绒服,脚穿黄色棉靴,手戴挂在脖子上的棉手套,别看她人个小,还是轻松从车上搬下一塑料筐豆奶,麻利的一只手拎着送到小餐饮部门口。

她放下奶往三轮车回来的功夫,老张迎上去说:”姑娘!我也要奶,你可以给我送吗?”

她止住步望了他一眼说:“你咋一眼认出我是姑娘?”

老张说:“你每天早晨从我们保安岗面前走过,是保安告诉我你是姑娘。”

保安插上话说:“小老乡,是我告诉这大伯的,他在小区里边卖早点,要豆奶,每天都要,反正你每天都到我们小区门口送,就是多带一筐嘛!”

姑娘走到岗亭前说:“谢谢保安叔了,是你给我拉了生意,这位大伯,你每天会要多少包,一包一元二角钱,零卖都是两元一包。”

老张说:“刚开始卖试试看,明天早上送二十包,以后需要多了就多送,放保安这里,一个礼拜结一次帐,我把钱放保安这里由他给你,可以吧?”

女孩说:“太可以了,我们互相留个电话号码吧!”

保安岗亭跟前,两人交换着电话号码,岗亭的灯光下,老张看到姑娘红朴朴的苹果型圆脸,一双明亮、妩媚的双眼皮大眼腊,高挺的鼻子下,樱桃小口往外吐着白色的哈气,这是一位玲珑小巧的美女。

就从这天早上,这姑娘就开始给老张的小店送上了豆奶。

日子一天天过去,冬天变成了春天,又变到了夏天,这是个雷雨交加、刮着台风的夏夜黎明,老张的电话响了,它的声音吵醒了老张,老张抓起电话问:“哪个?”

电话里说:“对不起!吵醒你了,我是保安,给你送奶的女孩的三轮车没气了,要换轮胎,要你出来帮下忙!”

哦!是这么回事,老张没有犹豫,快速的蹬上大裤头,穿上汗衫,下床、开门,冲进台风呼啸着的雨幕中。

北方人听到台风,就想像台风是何等的让人恐怖,让人害怕,房倒屋塌,大树连根拔起……

南方人对台风习以为常,因为像杭州这样沿海城市,临海洋近,海洋上经常会刮起台风,因此杭州的建筑,杭州的绿化,抗台风是第一设计,杭州刮上十级,八级大风是司空见惯的,就如这天黎明的风有九级,这样的风挡不住送豆奶的女孩,也挡不住要上班工作的上班族,还挡不住卖早餐养家糊口的做早餐人……

老张顶着风雨到了有岗亭的门口,送奶女孩孤独无助的斜靠在岗亭的小窗口前,身穿一绿色雨衣,在狂风暴雨中似一棵绿色的小树苗,在狂风暴雨中摇曳……

老张到她跟前,老张没穿雨衣,浑身被暴雨浇了个透,他没停滞,直接奔到三轮车跟前,是右后轮泄了气,车前没有千斤顶,老张决定换轮的唯一办法是把车上豆奶卸了,卸了货,空车只需一个人把三轮掀起来,这样换个轮子就是轻易而举的事情了。

老张动手卸货,姑娘跑了过来,保安穿雨衣也从岗亭奔了出来,三个人齐心协力,很快就把轮子换掉,又把货装车上,老张淋着雨对姑娘说:“一切都搞好了,姑娘!快上车,赶快去把奶送完吧!”

姑娘依依不舍上到三轮车上,风雨中大声说:“谢谢你们两个,今晚我在我小店做几个菜,请您两个去喝酒,一定要去,就这么定了!”

姑娘驾上三轮车走了,浑身水淋淋的老张落汤鸡似的跑回小区内自己的小店。

下午五点钟,下班的安徽保安来小店找到老张,保安说:“大伯,送奶姑娘打电话,一定要我喊上你,去她小店去喝点小酒,我们不去失了人家面子。”

老张这才想到昨天晚上修三轮的事,犹豫了半天说:“酒席好摆客难请,人家既然一番好意答谢我们,如果不去反倒失人面子,我给老伴说一声咱就走,你知道她小店在哪里?”

保安说:“知道,距我租房处没多远,是个小超市。”

老张同老伴打了声招呼,就同保安一起去找送奶姑娘的小超市去了。

这个地方是城市里的乡村,村子很大,有近百所一排排的独家小楼,小楼一样高,一样规格,三层楼加一个琉璃瓦的屋顶。小楼一楼和地下室自用,其余二层、三层出租给外来户或农民工。

保安领老张到一一楼是小超市的独家小楼下,小超市门口送奶姑娘正在等待邀请的客人,看到二人到来,赶忙迎上来,热情的说:“我等你们很久了,以为你们看不上眼我们,不会来了!”

老张说:“怎么会哪样?你送奶,我卖小吃用奶,我们是一个级别,一个档次,按毛泽东《农村社会各阶级分析》,我们当属一个阶级,谁也不会看不起谁,你比我强,你的超市比我的小吃部大多了,这房是租的还是自己的?”

“先不多说,赶紧请客人入席,菜早做好摆上,恐怕凉了!”

二人随姑娘从超市穿过,这超市后边是一套两居室往房,住房有客厅和厨房,卫生间。居室客厅茶几上摆有几盘菜和打开瓶盖的白酒,姑娘招呼二人坐沙发上,看来这茶几喝茶又当餐桌用,她们平时也是这么用的。

在姑娘热情招待下,喝酒开始,三个人连喝了三杯酒,姑娘红光满面,再加上上身穿红休闲衣,姑娘就如一朵红嫩、红润的鲜花。姑娘把两人酒杯酙满后说:“刚才大伯问我这房是租还是自己的?是租的,一年租金八万元。”

老张沉思了一会说:“你租这大地方开超市,会赚回租金吗?”

“光超市怎么赚得回?是我们一家都在努力干,这样干一年除去租金,除去生活消费,也会余上几万元!”

“你一家?”老张疑惑的问。

姑娘回答:“我们一家,有丈夫,有十六岁的大儿子,还有一个五个月的小儿子,婆婆带他出去玩了。”

老张更吃惊了:“什么?你有十六岁大儿子,还有小儿子,你今年多大啦?”

“你看呢?”

“我看你不会超过三十岁。”

“大伯,你看丢眼了,我今年三十八岁了!”

老张惊诧了,他早先看定了的小姑娘,竟是两个儿子的妈妈,这生活在南方水乡的女人,竟然会鲜嫩到这么个程度,老眼昏花呀!

老张说:“你老公和大儿子呢?”

姑娘说:“这如今话都说透了,大伯和保安哥别叫我姑娘了,我姓虹,就叫我小虹吧!我老公和儿子在一家工厂打工,两个人一月会有六仠元工资收入。”

“哦!是你一个人经营超市,怎么还会在夜间送豆奶呢?”

“送奶是这样,老公晚上下班后,骑车把奶批回来,五更天由我送去。”

“哎呀!你一家是一个人当两个人用,身体受得了吗?”

“毕竟年轻嘛,累了打会盹就恢复过来了,不干行吗?两个儿子,当父母的拼上命,也要在杭州给买上几十平方房呀!”

“唉!唉!可怜天下父母心呀!”

这顿简单的家宴进行有一个多小时,老张和保安两人喝了一斤半白酒,两人都有了醉意,老张对送奶女孩说:“这顿酒是来杭州几年吃的最如意的酒,天下没不散的宴席,谢谢姑娘的款待!”

都已酒足饭饱,送奶女孩也没刻意挽留,老张和保安有点蹣蹣跚跚的,告别了女孩的小超市。

以后的日子一天天过去,过的也挺快的,一晃过去了三年,老张同女孩再没直接见过面,虽然每天都送奶,收奶,由于是由保安代收货代付款,老张没必要在凌晨同女孩直接见面。

2016年元月,老张的小吃部有人出资买走,价钱比买房价高出三十万,有钱赚何乐而不为呢?

老张卖了房,最后通知送奶女孩不要奶了,送奶女孩也只是淡淡回了几个字:“知道了!”

老张回老家几个月了,想想杭州经过的日子,有时还是会想到那个送奶的,那个机灵小巧的,吃苦耐劳的,聪明热情的安徽女孩。

愿她一切顺利,心想事成!

沈阳治疗癫痫医院在哪?昆明治癫痫病正规的医院身体抽动是癫痫的症状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