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茶艺 > 文章内容页

【丁香】奶奶的期待(散文)

来源:乌鲁木齐文学网 日期:2019-12-16 分类:茶艺

过完春节,离家的前一晚,我在给奶奶的那只伤腿作按摩时,奶奶突然说:“你明天走时,不要喊我。”奶奶说这话时,眼泪就流了出来,我心里一震,但我什么也没说,也假装没看见,只是深深地吸一口气,低下头去。奶奶又说:“可以了,我好些了,你去睏觉吧,你明天还要起早赶路呢。”我还是不说话,一双手继续在那根干柴般的腿上,上上下下地揉捏着,我多希望今晚出现奇迹,待明天一早,奶奶就能够下床走路,就像往年一样,一边送我到门外,一边用带泪的叮咛湿润我漫长的旅途。

次日,我和妻子还是去叫了奶奶,躺在床上的奶奶这回没有流泪,而是很平静地说:“家里有爸爸妈妈照顾我,你们在外面莫想到我,你们两个要注意身体,等到过年早点回来。”等到过年?我心里又一惊,这新年才刚刚开了个头呢,接下来,那又是一种怎样漫长地等待!我沉默了一会,安慰她说:“六七月份吧,那时厂里不忙了,我就回来看你。”

“呵,六七月份啊,好,好……”奶奶露出一脸开心的笑。可我知道,这多半是一个美丽的谎言罢了。不仅因为漫长的旅途,昂贵的车费,而且每一次离别,都有太多的眷恋和痛苦,正如每一次走出家门时,脚步和行囊都是那样沉重。钱钟书说,每一次离别,都是一次小小的死亡。而年迈的奶奶,还能经得住几回这种“死亡”的折磨呢?

送我和妻子上车的,只有妈妈一个人。临出门,我叫声:“爸爸,我们走了。”当时,爸爸正在厨房里,只“嗯”了一声,又加了一句“一路注意安全。”再没多说一句,也没出来送我们。可我知道,他在流泪,但他不愿让我们看见,就像当年妹妹出嫁后,爸爸一个人坐在妹妹的房间里泪流满面,不想被我意外撞见,因而显出慌乱的样子。那是我第一次看见父亲流泪,也从那时起,我才知道,外表严肃的父亲原来也是这样儿女情长。

只有儿子还不懂得离别,或许,我们长期在外打工,没有给他什么爱,他对我们也就没有太多的情感,因此,当妻子红着眼圈,恋恋不舍地抚摸着儿子的脸蛋时,儿子却从妻子手下挣脱,然后学着电影里的大侠,双手一拱说:“后会有期!”便转身跑开了。不过,儿子这样一闹,我们心里倒好受多了,回想起他三岁那年,我们要走时,他大哭着不让,结果弄得我眼泪都下来了,妻子更是哭成了泪人。

此后,我常常挂念奶奶的腿,每次给家里打电话,一开口就问奶奶的腿怎么样,值得庆幸的事,在爸爸妈妈的精心照料下,奶奶终于可以借助于拐杖行走了,并且几次在爸爸妈妈的搀扶下,去滨江公园看风景了。一次,儿子在电话里告诉我说:“姥姥还和我一起打摇摇(荡秋千)呢。”这无疑让我开心不已。

然而,就在不久前的一天晚上,我梦见自己回家了,回的是久违的故乡的小院,一家人都在,就是不见奶奶,我问爸妈,奶奶呢,爸妈说,刚才还在呢。当我找遍整个屋子都不见,最后发疯般冲出小屋时,只见不远处的山坡上,一个熟悉的身影正佝偻着身子捡地面的树枝,狂野的山风拂动她凌乱的白发,也把她单薄的身子吹得摇摇晃晃,在她的身后,则是漫天的黄叶飞舞,就像一张张撒落的纸钱……我大叫一声:“奶奶——”奶奶显然听见了,慢慢直起身子,只见她满眼满脸都是落寞和忧伤……

梦醒后,我心里酸酸的,同时又感觉心神不宁,隐隐觉得这是不祥之梦。

好不容易熬到天亮,我急不可待地往家里打了个电话,接电话的是爸爸,我劈头就问,奶奶身体怎样。爸爸显然愣住了,迟疑了一下,说:“啊,奶奶身体很好啊。”

就是父亲这一迟疑更证实了我的预感,我急急地问:“奶奶到底怎么了?”爸爸听了,沉默了一下,这才如实相告:几天前,奶奶突然昏倒在厕所里,做医生的弟弟闻讯赶来,经过一天一夜的抢救,终于转危为安,现在已经没事了。

“那我马上赶回来。”我连忙挂掉电话,准备向老板请假。

一会儿,爸爸又把电话打过来,说:“你奶奶真的没事了,你就不必回来了,路这么远,你厂里又忙,就是回来也呆不了几天,还是要走,结果反而让你奶奶伤心,何必呢。”

爸爸的话不无道理,但我还是不放心,又打电话给弟弟,弟弟证实说,奶奶现在真的没事了,听说我要回家,弟弟说得很实在:“我看没那必要了,这么远的路,还是省点车费吧。”爸爸和弟弟的一番话,终于打消了我回家的念头,但心里的愧疚,就像一块巨石,沉沉地压在我的心头。

这天,外甥给我发来一张奶奶的照片,病后的奶奶容颜消瘦,脸上挂着寂寞的微笑,一双近乎风干的手,有如她握着的拐杖般枯瘦。外甥告诉我,奶奶的病是好了,但视力严重受损,几乎看不见东西了。尽管这样,她还是像从前一样,几乎每天都要摸索着去我和妻子的卧室里看一看,坐一坐,有时一坐就是半晌——照片里,她坐的正是我空荡荡的房间里那张空荡荡的床上……

癫痫是什么原因引起的武汉能医治好的癫痫病医院在哪郑州治疗成人癫痫的医院有哪些云南有哪些专治癫痫的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