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传统国学 > 文章内容页

【荷塘】站在岁月里看风景(散文)

来源:乌鲁木齐文学网 日期:2019-12-16 分类:传统国学

一、观山

佛家参禅的第二种境界,看山不是山,看水不是水。

《论语》篇,智者乐水,仁者乐山。

我承认,我词穷,站在这座名为“脑子寨”的山脚下,看山,依然是山。这不是禅师所言的第二种境界,禅有彻悟,而是我俗入尘埃,只能眼巴巴地解释,眼前的山是实实在在的“山”。

山,很大,也很高。矗立在这座名为“淅川”的小城背后,它就这么站着,从远古到现在,在历史的长河里它悄无声息。在我的直观里,无法用更深奥的词汇去演变一下,就这么看着它,然后用力攀登,用它的高度来突破自我。

晨起,又一次来到山脚下,有鸟和不知名的小虫远远近近地鼓噪着。各种灌木挂满了露水,还有几种熟悉的山果,山枣、桐油果,山楂,因为有了果子,我笼统地觉得,这是完成了岁月交付给大山的任务,即季节替换。

山上已经有人开始攀爬了,我站在山腰,山脚下也有人陆续而来。山,开始忙碌起来。

我认真地目测这座山。山,不富裕,或者可以说它还没有脱贫,因为挂在它肚皮上的灌木那么低矮,偶尔有一棵,也达不到称之为年轮的东西。一些地方裸露着黑色的石皮,光秃秃的,抚摸一下,为之心疼。

同行的友说,山的情况已经好很多了,换作十年前黄土飞溅、碎石凌乱,你又该涌起多少感叹呢?我惊诧,脑残地恶补了一个画面,没有青青碧草,没有绿绿树木,满目疮痍的大山。我的天,那是怎样的一幅惨景呢,又是谁曾经残忍地扒掉了它的衣衫?

山,哭了吗?它该到哪里诉说心中的委屈和满腹的愁怨?

伤感之余,我欣慰,今天看到的山,有高高低低的灌木做绸衫,紧贴着大山,把圆润和灵秀赋予了山;不多的苍苍劲松,像一篇老成稳重的文,加载着山的气势,拔高了山的恢弘。

山,苏醒了,在受伤很多年后,这是现在的山。我努力搜索一切关于山的词汇,梦想完成一篇华丽的章节,让山在一段一段的渲染中通透、明亮。

山默然,它对视着我,用平静对着我的紧张,用博大的胸怀告诉我,已经不必搜肠刮肚太过用力地叙述过往了,一切冲撞的情节和激情都不必用咆哮和嘶吼的形式,它依旧矗立,便足够坦然。

站在山顶,旭日冉冉升起,一层水汽随之浮动,额头润泽,多了明净。遥远处层峦叠嶂,一架一架的山直插远方,浅浅深深的树木,横七竖八地却又满是秩序地填充着大山。山,是大度的,它很会掩饰,用葳蕤的新秀挡在身前,入了眼帘的都是生机,它的疼留在了漫长的岁月里,慢慢地添补……

花,是山的点缀,尤其是人工栽培的格桑花,使山多了情感的气息。沿山而立,它们是静态的,是和大山婆娑相宜的植物,浓淡、深浅、清雅;它们是文人笔下的一纸素稿,是一副国画的水墨感,不急不徐;如握了大半生的瓷,亮着,也温润着、圆滑着,更是厚重着。

山,孤独而倔强地伫立着,而我就在它的怀抱里,暖床……

二、叙情

世上本无路,人走的多了,便有了路。

她在前边走,我在后边跟着,自爬山以来皆是如此。每一天开始登山时,她都会莞尔一笑,问,今天你走我前边吗?

我摇头,说,还是你走前边吧,看着你的脚步,我就有了目标,只有这样,我才有登山的力量和勇气!

她不语,抬脚开始登山,一步踩下去,稳健;两步踩下去,有力;三步踩下去,便和我拉开了距离。然后,她又放缓身子,微微扭头,看我一眼,等我大喘着粗气卖力地走近两步后,她扭头,继续一步,两步,三步,一步步向前走着,直到山顶。

她,我认识七八年了,是在这个小城为数不多的女友之一。记不清是怎么相识的,只是QQ和微信里都有她,可惜基本不聊天。能记得的是,多年前在街头碰见几次,还是匆匆打过招呼便擦肩而过了。

再见面时,已恍若多年。这些年,杂七杂八的琐碎把彼此的生活打乱了,少了朋友之间的诸多调侃,也少了提笔写字的雅致情趣。那天,街头相逢,不禁感叹,哎呀,过了许多年啊!

她笑,我笑,约定,一起爬山。我要攀登一次,她走了十年的大山。

山,有些陡,一条窄窄细细、弯弯曲曲的小路蜿蜒而上。她的背影很柔,和她的脚步相比,少了铿锵,少了力度,少了脚踩大地的雄壮,多了沧桑,似乎是一种无法叙述的无奈。是的,她弯腰时我读懂了一种融化在她骨髓里的疼和烙在心里的痛……

侧影里,太阳的光晕斜照在她的身上,浮光华年,我发现她曾经白皙的脸上有了细线,明亮的眼睛增加了伤感……

后来,知道了很多关于她的事。失去孩子对于一个母亲而言那是怎样的撕心裂肺,生活里遭遇的困顿又是那样的无奈和压抑。我不想过多描述她痛苦的过往,也没有把这些当做她攀登大山的理由。我想到的是,她把大山当做了地平线,走过去,便能见到红彤彤的太阳,当霞光万丈刺激视觉的时候,地球也有了色彩。是的,当蔚蓝碰见了霞光,一切都变成了有形,或是奔腾苍穹的龙,或是涅槃凌舞的凤,她把岁月当做大山一样攀登,便日日见到希望,不是吗?

一个女人和一座大山,这是顶好的小说材料,脑海里不断闪过碎片。我想过多次,把她作为小说中的主角。思前想后,又怕撕开了那血淋淋的画面。于是,我沉默了,一天一天地跟在她后边攀登大山。

山路崎岖,峭石时而卷曲,时而锋锐,她如履平地,不疾不徐,依旧在前边走着,偶尔和我说话,谈我们所做的互联网项目,眼睛里有水溢出,很清澈。

我说:“姐,你是我的动力!”

她莞尔一笑,说:“你才是姐的楷模!”

“莫听穿林打叶声,何妨吟啸且徐行。竹杖芒鞋轻胜马,谁怕?一蓑烟雨任平生。”那一天,我很得瑟地想起了这首词,而且羞涩地冠在她身上。她不知道,我已经暗地里把她描绘了许多遍。

站在山顶,浮想联翩。感叹这段网路里流传许久的心灵鸡汤,时间带不走真正的朋友,岁月留不住虚幻的拥有。有心的人,不管你在与不在,都会惦念;无心的情,无论你好与不好,都是漠然。人在落魄时,才知道谁的手最暖;情在吵架时,才明白谁的心最软。

这些天,我一直和她并肩而行,微风拂面,前边的山道旁格桑花开得特别娇艳……

治疗癫痫病的好方法?兰州治疗癫痫病脑病医院癫痫病人的寿命长吗江西癫痫医院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