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传统国学 > 文章内容页

【墨香】言语的疗效与药方的言语

来源:乌鲁木齐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传统国学
摘要:有时候医生的言语就是一剂好药方,有时候医生的药方包融了丰富的言语。 有时候医生的言语就是一剂好药方,有时候医生的药方包融了丰富的言语。这又是上海修理眼睛给我的感慨。   那天,L医生联系好给我做激光的U医生。下午,妻子陪我来到激光治疗室,见那U医生竟很年轻,小巧的身姿,戴着一副眼镜很书卷气,听说她是北京医科大学毕业的医学硕士,虽然医龄不长,却也有点名气。   激光治疗室里已经有几个病人等着,而U医生正在对一个女性病人言说,我们进去她对我们点点头,示意等待,就继续着她的话题。似乎她在分析那个女士的病症情况,一会儿比喻连连,一会儿举例数个,一会儿比较对比,揭示着病症的关键所在,以及激光对这种病症作用之微薄,认为打针是有效的方法。她的话语很流畅,滔滔不绝,一泻千里。语速快捷,在重要处才放缓一下。她似乎对病人的病情了如指掌,直说得那个女士连连点头。这时,她说,那现在就先做激光,其他请你斟酌。于是去做激光,完成后送那个女士离开。我想那位女士大概跟她有什么特殊的关系,否则怎么会这么仔细的讲解,为她的治疗出谋划策。   不想接下来对一个年老的女士,她耐心细致地根据病历分析着,那些医学的道理,又用具体的比方举例等来说明。等待往往是一件烦心的事。然而慢慢听她的言说,似乎很有点意思,也认真地听起来。不想这样听着,倒不寂寞,反而滋生一种获得的快乐。医生这么耐心形象费时地为病人分析交流,让我感到新奇。可我倒希望这种新奇,是因了我少见多怪的因缘。   终于轮到我了。U医生说,上次你好像不是我做的,我没印象。从这句话听出他对每个病人都会有所记忆。我说是Y医生做的。她谦虚地说,Y医师是高手。说完,她,看了病历上Y医生的记录,然后问过去的OCT照相资料。我们告知她昨天下午这里刚做。她就到OCT室找到电脑上的存片,观察了一会说,这是良性的血管瘤,有些是自然好转的。看那黄斑与血管瘤没有很严重的绞缠,应该说切除黄斑不会艰难的。回到激光室,就实施了激光。她对着镜头,很坚决的抓机会按着键钮,进行了30多个光点对血管瘤的封闭。出来时,就祝我手术成功。   激光回来,感到开心,我心里祈祷着能够如U医生所言,手术方便,不出现什么疑难症状。后来的手术证明了U的分析是正确的。现在科班出身的年轻医生,如果抱着热情,不吝言语,关注病人,切近病人,奉守医德的话,一定会成长得更快,而且也会受到病人的喜爱。   而有时候,医生幽默形象的言语也会给病人带来轻松和快乐。那天走进眼睛B超室,刚好一个病员完成作业,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医生就把我的检查单子接过去,见医生圆圆的脸上漾着淡淡的笑,有点谢发的前额闪着光,轻缓的男中音就响了起来:“不脱鞋子,上床睡觉。”在家乡做什么检查都脱鞋子,怎么这里不脱啊。妻子不慌不忙轻声说。不脱鞋子不是不卫生吗?他说:不脱鞋子那才更卫生。脱了鞋子看起来是没有泥灰可是那脚上的病菌就容易传感。看来脱不脱鞋子也有学问啊,医生说的切中关键:脱了鞋子,看起来没有外表的灰泥影响,却是皮肤上的直接碰触。于是我就穿着鞋子躺到床上。想着他说的“睡觉”,就闭上了眼睛。他说:对,闭上眼睛睡觉。然后在眼睛上涂了什么药水后,发出了口令:闭眼看头顶。看你的脚。看屋顶天花板。看右肩,看左肩。那口令很具体,有明确参照方位,所以我随从的行动准确而轻松。他随口令声变换着测查的位置,娴熟到位。最后他一声:完成,起床了。一种医疗检测似乎成了一间日常生活的便事。从B超室出来,好像是刚刚休息了一会,感到放松而精神了。这样的交流言语,我还是第一次听到。看来医生的言语技巧能够左右病人的情绪,应该也是医术的一个方面吧。   再说药方。手术后第四天,L医生检查后说,可以出院了。出院除了配眼药水,还有两种口服药物。出院医嘱明确写着:“强的松口服,每晨1次。3片/次*5天,2片/次*5天,1片/次*5天,之后停药。”“奥美拉唑,每日1次,每次一片……”我看那药方跟本土医生开的有点不一样。   看那“强的松”用药剂量每五天递减,半个月后停药,没有同一用量到底。强的松是激素药,主要有抗炎、抗毒、应激等作用,手术刚刚结束需要药物支援来抗炎抗毒,同时激活视网膜。但总不能是长靠外援。身体本身的功力更为主流。实施递减用药,以慢慢地把药物的功效转移为身体本来的功力,最后实现自力更生。用药剂量的变化呈示了治疗的思路,体现出一种发展的理念,辩证论治的实践。   那么这“奥美拉唑”做什么用呢,因为那是一种有效地抑制胃酸的分泌,能较有效迅速治疗胃及十二指肠溃疡,返流性食管炎和胃泌素瘤的药物。我这眼睛手术怎么用上这药呢?不会是医生乱开的。细细问知,原来这“强的松”有好多副作用,其中之一就是诱发或加重胃、十二指肠溃疡。而“奥美拉唑”就起到了预防的作用。这么看来,这配方,巧妙用不同药物的互相调和作用来处理了药物可能引起的副作用,既发挥“强的松”的治疗作用,又避免引起不良反应。这有点我们中医配药的意味。中医比较注重整体的治疗,阴阳平衡,辩证用药,扶正祛邪并举。中医的这种思路应该是治疗的最佳理念。西医有点头痛看头,脚痛看脚的临时性质,所以有时候往往不能从根本上把病治愈。我想,很多病如果能够做到中西医有机的结合,可能治愈的效果会更好。看来L医生也有了点中医的理念,如果真的这样发展下去,那一定会提升他的医术水准。可惜现在我们周围还是庸医太多,还是头痛看头脚痛看脚的思路。好多年前,在老家的时候,有一次患了感冒,医生配了好多感冒药抗生片。当时,我从报上看到感冒时需要补充维生素C,我就要求也配一点维C。结果被医生一顿训责,说什么维生素C,跟治疗感冒有什么关系,医生配药还要你说吗,你是不是想给别人配药。药没配成,反而落得一身晦气。现在看来,这样的医生真的该淘汰了。   是的,医生是一个关系到人们生命保障的工作人员。他的言语,他的药方都应该有良好的治疗效应。那样医生一定是付出了精力和心血,而全心投入的。         西安哪家医院治癫痫好武汉癫痫病最初症状儿童癫痫患者荆门看羊羔疯哪家有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