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传说 > 文章内容页

【轻舞】春夜,我漫步于田野上

来源:乌鲁木齐文学网 日期:2019-11-11 分类:传说
摘要:慢慢的,我便幻想,我若是一缕春风多好啊。生于无形,徜徉天地,鸟儿结伴,花儿共舞。虽死于盛夏,足矣。而后沉寂于角落,怀揣着对春的热爱,等待来年的重生。 今年的春天是个难忘的春天,有过雪夜风花,有过扼腕阵痛。但,平常的日子还得平常地过,对于纷乱的世局也只能远远地长叹一声---罢......      每天晚饭后,我已习惯了漫步田野,有时邀上三五伙伴,在唠嗑中渐行渐远,把一天的家长里短、喜怒哀乐抛洒在夜的黑色包囊中;有时却喜欢独自漫步,让自己掩盖在夜幕之中,让思绪钻出困惑的躯体,发散在无边的黑暗中,大口呼吸着无尽的自由......      我沿着一条小路徐徐前行。路灯投下了我的身影,在微风中摇曳着。小路尽头是一条还未开通但已先行修好的柏油大道,它穿过田野,一边有山环绕,另一边被河及河边的小镇牵手。走在宽阔寂静的大道,也就走进了田野,夜色早已把四周包围。山的这边到处漆黑,片片乌云状的黑色从山的背面升腾,连接天空,偶尔,山中马路上驶过的汽车把灯光射向乌云,让乌云有了一晕金色的光环。此时,我心突发无名状的恐惧,这多像那蘑菇云,这又多像那连天的海啸黑浪,是否灭顶的灾难来临的那一天就是这样呢?联想马航失联飞机的突然消失,在这寂静的安宁里,我在体验所有的恐惧,也就在此时,想起白天读过的一段叶倾城的一段话来,“我明知恐惧无济于事,甚至可能出于‘先发制人’的念头,变成恶意。但我,控制不了,它从心底一层一层地翻出来。生死大劫,阴影重重,每一个好日子都像苟且偷欢。我唯一能安慰自己的正能量便是:因为恐惧,因为知道终将失去,于是把与你共度的每一分每一秒都当作最宝贵的光阴——这个‘你’,是我的家人爱人朋友工作以至一切。”想着,心也就定下来了,也许真到了那一天我就再也不会恐惧了......   另一边的色彩虽然不怎么缤纷,不过它会随我的心情美丽而光彩起来。你看,在马路的另一侧,正上演着灯的宴会:小镇的街灯是橘黄色,那种让人安详的灯光蜿蜒在蛇形街道上;河边的护堤上一片蓝光闪烁,跳跃的灯光把河面的小桥倒映水中连成一圈圆形的光圈,虚实的两座桥合二为一,在河面随着水波荡漾,生出一圈圈涟漪;万家灯火星星点点,每一盏灯眨着眼,那是一个个深情的信号吧?抑或是一道道祈望的平安符吧,一个窗口闪着一道温暖的宁馨....这宁馨驱散了转瞬即逝的恐惧,让我又重新迷醉在这春夜里。      脚下的泥土一改冬天的坚硬,变得那么松软。风一改冬天的刺骨,带着似有腥味的潮湿,在我身边轻轻流荡。我也一改冬日的臃肿沉重,做个深呼吸,心肺舒服地扩张,似乎整个人迅速扩张从而包容了这个世界。风在流荡,思绪也在流荡。      春夜是音乐的大剧场。动物不知何时,也不知从何处钻出来参加音乐大合唱。青蛙的鼓噪,虫儿的唧唧……在猫头鹰“咕--咕--”的低提琴声中此起彼落,尽情地在这春夜里舒展歌喉。 我竖着耳听着,想着,不觉又会想起小时候的事....那时的夜也是这么安宁,只是夜幕里游走的是一群快乐的孩子,松明子的光亮飘到小溪边,照在水里。鱼儿煽动者腮边的双鳍,睁开红色的圆眼看着人,不动也不惊。最有趣的还是黄鳝,木棍似的躺在水田里,光线照到了也不动,人来到了也不动,享受这春夜,惬意得忘记了危险。直到被夹住了,才回神拼命想逃命。举目四望,漆黑中闪动着点点亮光,那是农家孩子正在照黄鳝……小径流芳,春虫和唱;头顶罗星,忆念悠长……       慢慢的,我便幻想,我若是一缕春风多好啊。生于无形,徜徉天地,鸟儿结伴,花儿共舞。虽死于盛夏,足矣。而后沉寂于角落,怀揣着对春的热爱,等待来年的重生。      春夜那么浪漫,叫人舒服。春夜,我漫步于田野上。 西安癫痫病怎么治比较好西宁治疗癫痫病哪家好哈尔滨儿童医院癫痫病科哈尔滨看羊羔疯那个医院好